学生

emmm_(:з」∠)_

悖悖论:

如果你曾好奇为什么不完全用平板电脑代替纸质乐谱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致抄袭者与冷漠者

Larkspur:

知念_残骸百景。:



右番薯:







叹息一声。
还是转吧。








让更多人看看。








然而.....国情.....算了还是不多说了....








脸盆鸟: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by脸盆鸟
















谁杀了原创者?
















是我,抄袭者说,
















用我的复制和粘贴,
















我杀了原创者。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冷漠者说,
















用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商人说,
















用我的金币,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法律说,
















用我的法规和条文,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评判者说,
















用我的嘴巴和键盘,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们,导演和“编剧”说,
















用我们的镜头和“剧本”,
















我们会来做牧师。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成年人”说,
















若我不是“心智成熟”,
















我将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反抄袭者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文化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律师说,
















如果愿意付款,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为他加冕?
















是我们,道德和底线说,
















我们将用道德和底线铸就王冠,
















我们会为他加冕。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良知说,
















站在良心的位置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政府说,
















因为我足够有力,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原创者。
















所有善良的人,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原创者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人性法庭,
















抄袭者将受审判。
















————————————————————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原文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和铲,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乌鸦说,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会来当执事?(又译: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云雀说,
若不在黑暗中,
我将会当执事。(又译:我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红雀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又译:谁来提供柩布?or谁来负责棺罩? )
是我们,鹪鹩说,
我们夫妇一起,
我们会来扶棺。(又译:我们提供柩布。or我们来负责棺罩。 )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画眉说,
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又译:麻雀将受审判, )
麻雀将受审判。(又译:在下回的鸟儿法庭。)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抄袭者啃干净了原创者的血肉来为自己织就锦绣。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冷漠者敲断了原创者剩的骨头吸允着里面的骨髓。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你们自己放弃了更好的未来。












如何创造出一篇极东烂文?

说得好👏中华文明5000年什么没见过,就你一句nini拜倒臣服,别恶心人了(滑稽)

茶树菇_反正名字里带棵树:

热度好高,不删了。




下面让我来为大家介绍创造出一篇极东烂文的具体步骤。


注:满足以下部分条件的不一定是极东烂文,满足以下全部条件的有99%的可能性是一篇极东烂文。这种烂不在文笔,而在套路和浅薄,不仅烂,而且俗。


1.照搬原作三个梗,竹林,赏月,刀疤,不加任何创新。


2.字数通常偏少,绝对不会超过三千。


3.(国设)王耀对本田过于亲热,圣母白莲花般地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招黑还嫌不够爽,是吗?


4.(国设)本田一厢情愿地倒贴王耀,对应王耀中二狂拽不羁高冷少年附身:“呵,你难道还想让我原谅你?”


5.“nini。”“nini!”“nini……”泥你妈的泥。nini是日语中小孩撒娇的说法,相当于“葛格~”要是子菊和若菊也没什么,有人写成年菊,还是国设,两千多岁的大老爷们一口一个葛格让我想冲进屏幕捋直他的舌头。


6.“啊,耀桑,看来我们真的回不到从前了……”你想回哪儿去,娘胎里吗?


7.“我的弟弟死在了xxxx年。”麻烦死在几几年党们统一一下口径,到底是1931还是1937还是1894,我居然还见过说1840年的,要不你们打一架?


8.趁机秀一把三观,王耀就是中国本田菊就是日本,勿忘国耻,振兴中华,愿我有生之年见得您君临天下,我很厉害吧?哥哥哥,你这算是最低配的政治正确了,新时代的青少年谁不会说?


9.如果最后伊万再串一下场,红色秀一把恩爱,本田后悔一阵子,再不要脸地打个极东tag,一篇极东烂文就这样诞生了。老铁,你确定你不是反串黑红色吗?


说真的,三观不正就别写aph,写aph就别故意秀三观。我们想看的是人物和剧情,谁想看你三观如何,谁管你政治正不正确。说得不好听点,你算个屁。


不喜欢极东就别写极东,别把自己那么当回事。lof极东的热度虽然不算特别高,但也经不起您这么好心地“捧”,请高抬贵手放极东一马。听见了吗,太太们?


说到这儿我不介意补个刀,以写极东烂文为乐的,瞅瞅你文章下的热度。虽说热度代表不了一切,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当极东党都是傻子啊?




声明:


1.以上步骤又被称作萌新必经之路。没关系,谁都有过黑历史,愿萌新们有朝一日能写出属于自己的好文。


2.我就是想嘲讽那些明明不喜欢极东却非要拿极东秀三观的人,国设王耀遇上本田就高冷得不行,一到别的国家就甘愿倒贴做小媳妇,用极东衬托王耀人格高尚与其他人恩爱如山,呸。


如果你觉得我说的是你,那么恭喜,就是你啦。

大大大大大王嗷嗷嗷嗷嗷

喵喵大人:

your husband my husband~~~改个图玩玩~~ 多P 记得往下翻...

26个段子(多cp)

阿阿啊啊啊啊左耀躺平升天旋风爆炸

夔周:

居然被删了……一脸懵逼……为什么啊……


 


 


 


 


 


 


Affection 爱情


  


  “哦,这电影实在是太糟糕了!”


  王耀又往嘴里丢了个爆米花,一副无语又忍不住吐槽的模样。


  “女主角竟然爱上了自己的灭族仇人?还为了爱放弃了恨意?什么奇葩的男主光环……换我是女主不剁了他丫的!”


  霍兰德沉默片刻,犹豫着说:“或许,这就是爱情?”


  王耀嗤笑,“得了吧,要是有个家伙欠了你一百万就是不还你会爱上他?”


  沉默。


  “……不会。”


  “那不就结了。还有,个送花的套路就得到美人芳心?天下哪儿来这么好的事?花能吃吗?鲜花饼是谁都会做的吗?说起来上次家里孩子从云南寄来的……”


  ……但能让我借出一百万肯定是因为我早就已经爱上他。


  在心底补充完毕,霍兰德遗憾地将编辑好的取消花店订单的短信发送出去。


  可惜,那个人比我有钱。


  ……唔,看完电影要不要请他去吃饭呢?


  


 


  


Bachelor 单身汉


  


  作为西边街的黄金单身汉兼街霸,琼斯先生从不轻易向人妥协。


  然而有一种巨大的魔力,可以让最冷酷的人柔情似水,可以让最懦弱的人无比坚强……也可以让琼斯先生魂不守舍、梦索魂绕。


  作为单身汉的第二十个年头,琼斯先生遇到了隔壁东街赫赫有名的王大忽悠。


  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


  


 


 


Catastrophe 灾难


 


  蔓延了整个屋子的异味让人几欲作呕,王耀皱着的眉头简直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该死!……你怎么又开了那个罐头!”


  “……”


  “贝瓦尔德!!!”


  “……我听说,”戴眼镜的高大男人语速极慢,“鲱鱼罐头,和你家的崂山白花蛇草水一起喝,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


  “要试试吗?”


  ……该死的为什么他眼睛这么亮!


  “……不必,我想我用不着这个。”


  他僵着脸傲慢地回答。


 


 


 


Dilemma 进退两难的局面


 


  “接下来该怎么做?”


  “不知道……你要碰碰它吗?”


  “……软的,还有奇怪的黏液。”


  “说真的你真的不会?……我还以为你很擅长。”


  “我保证我是第一次。然后?哦,弄疼了?我是不是该握住它。”


  “别担心,一会儿还会更疼……嗯,嗯……对,就是这样……很好……来,让我教你……”


  “……你们在搞什么啊?!”王京在外面吼道,犹豫半天,听见没啥动静后才走进去。


  他看见了拿着菜刀的王耀和一脸面瘫的诺维。


  哦,还有一条三文鱼。


  死不瞑目。


  


  


  


Eye 眼睛


  


  伊万的眼睛是紫色的。


  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是蓝色的。


  弗朗西斯的眼睛是蓝紫色的。


  亚瑟的眼睛是绿色的。


  基尔伯特的眼睛是红色的。


  ……王先生是有集邮癖吗?


  (王耀:住嘴!)


  


  


  


Friendship 友谊


 


  “我和伊万的友谊坚不可摧!”


  “真的?”


  弗朗西斯笑着摇晃杯中酒液,干脆凑近了压低声音,“要不打个赌?”


  “赌什么?”


  ……第二天伊万一脸懵逼地迎来了气势汹汹的王耀。


  “万尼亚!”中气十足的呼喊。


  “哎!”中气十足的回应。


  “万尼亚,我宣你,你能接受我吗?”


  “……耀?”


  “好了拒绝是吧?别误会我和你说……”


  布拉金斯基先生兴奋地把王先生扛了起来。


  弗朗西斯:呵呵。


  


  


  


Grandpa 爷爷


 


  话说这一天众人酒过三巡,都上了脸。东方古国半眯双眼的模样煞是好看,其余四人暗自搓手撵蹿着老人家讲故事。


  王耀豪气干云地一拍桌,“想当年,我和大秦月下对饮比剑挥墨……”


  阿尔弗雷德:大秦?


  亚瑟:罗马?


  弗朗西斯:太久了太久了……近一点儿的成不?


  王耀:哦,想当年我和你们爷爷谈恋爱的时候……


  伊万:……好了现在我们开始下一个话题。


  


  


  


Hero 主角


 


  美国男孩儿自诞生以来,相比其它年长国家所经历的过的动荡与战争次数来说,可以算得上是顺风顺水。


  所以几乎不能容忍他人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他搞死过一个对头,而现在这个,却有越蹦哒越欢腾的趋势。


  ……而且自己还挺喜欢他的。


  这可让年纪轻轻的小英雄恼了,他狠戳着牛排,在心底默默咬牙切齿愤愤不平。


  刚刚又和世界警察对峙过一次的东方古国端着餐盘走过来,脸上的笑容让阿尔弗雷德心里警铃大作。却偏偏无法拒绝对方坐到自己身旁。


  该死的他还为二人能凑的这么近而兴奋!


  “嘿,男孩儿。”王耀又冲他一笑,表面端着的美国人实质上紧张得厉害。


  “有事?”他故作傲慢地继续切割牛肉,没给对方一个正眼。


  “……你这掩饰情绪的功力比亚瑟还是差了些。”王耀拍拍阿尔弗雷德的肩,在他反驳前又慢悠悠地补了一句:“年轻人,太跳可是很容易跌跟头的。”


  阿尔弗雷德:“哈?”


  王耀:“其实我就想问你知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hero(主角)光环?”


  阿尔弗雷德:???


 


 


 


Invitation 邀请


  


  王耀接受了亚瑟下午茶的邀请。


  在品茶的时候,他发现有些不对劲,“上回的那套茶具呢?”


  亚瑟很淡定,“碎了。”


  “我感觉每次来你家茶具都不一样,都碎了这是?”


  虽然好奇,但对方不欲解释他自然也不会追问。


  ……


 罗莎很困惑。


 每次王耀赴约来做客后,家中收藏室都会多出一套茶具。


 


 


 


Jail 监禁


 


  费里西安诺突然打电话给自己,要说不惊讶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真要深究,他们虽然曾经有过某些过往与交集,但仍旧算不上熟。


  “王先生,我在整理仓库时突然想起一件东西,不知道您感不感兴趣?”


  他隐隐猜到对方的目的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是一本日记,扉页上有一段中文……我想是写给您的。”


  王耀呼吸一窒。


  “需要我念给您听听吗?”


  “……不必。”沉默片刻,中国人最终还是拒绝了这个提议,“能麻烦你明天带来会议室吗?……我翻一下就行。”


  “它本就该属于您。”


  意大利人轻叹一口气,回答,“好。那明天见?”


  “明天见。”


 


     他还记得很多很多年以前,和一位老友对饮时的月色如水。


  凯撒朦胧着一双时常含笑的眼眸带醉意问他:“行进这么久,你有什么未曾变过的心愿吗?”


  “但求海晏河清。”


  “除此之外?”


  “……别无所求。”


  “果真……”他轻轻地笑,又灌下一杯酒,“是我魔怔了……”


  王耀沉默。


  那之后的很多年过去,他其实都还记得这段对话。也知道对方曾在纸上画过、写过什么。


  “你监禁了我。”


  那人喃喃。


  “你的眼睛,让我遗失了我的心。”


  “你监禁了我。”


 


 


 


Keen 锋利的


  


  弗朗西斯又一次走神了。


  所幸阿尔弗雷德的关注重点向来轮不到他,于是法国人可以尽情地思考晚间所需的食材。


  这时候他莫名一抬头,看到了王耀。


  东方古国就在他的正对面,此刻正一脸无奈和不以为然地应付世界警察的刁难。俄罗斯不会放过任何与美国作对的机会,况且是关系极好的老友牵扯其中?于是渐渐战火被引开,王耀颇感无聊地开始转笔。


  心有灵犀般,他们对上了眼。


  两人都微微一愣,然后同样礼貌地微微颔首。察觉到这份默契后他们又忍不住各自笑了起来。


  心情变得愉悦,错开视线后,弗朗西斯突然感觉手有些痒。


  于是他开始在白纸上细细描绘。


  弗朗西斯画了一头卧坐的雄狮,那已经睁开的双眼投来锋利无比的目光。


 


 


 


Lip 嘴唇


 


  天气很热,伊万刚买了根奶油冰棍,就被王耀一把抢去。


  “……你不在你自己家来这儿干嘛?”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你家多凉快……”


  “你慢点儿。”伊万看他冻得通红的嘴唇显得有些不自在,“当心头晕。”


  王耀挑眉,冲伊万笑笑。


  然后,他伸出舌尖将化在唇上的乳白色奶油舔舐干净。眼神戏谑而带着挑衅。


  “……”


  天气似乎真的热起来了。


 


 


 


 


Mature 成熟的


 


  “你能不能成熟一点儿?”


  别人总是这么对王湾说。


  而王湾——当然现在人们更愿意叫她林晓梅。


  她最讨厌的其实就是对方说这话时眼神飘忽,仿佛想起另外一个人。


  她又不蠢。


  她讨厌和王耀做对比。


  曾经她自得于自己所获得的成绩,后来却被那个人赶超甚至狠狠将她甩在身后。


  感到屈辱吗?羞耻吗?其实都不是。


  反而让她感到深深的无力。


  那人的前进、那人又站在了最高处,值得惊讶吗?


  不值得。本就理所当然,而且几千年来都是如此。


  她无力的是,她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哪怕她努力想要如许多人所希望的那样成熟起来,——她和他,也早就回不去了。


  还回得去吗?


  


  


  


Negotiate 谈判


  


  “一万?”


  “不,十万。”


  “就不能少点儿?”


  “……兄弟你到底懂不懂砍价的艺术啊有你这样第一次就砍九成的?再说了物以稀为贵,弗朗西斯想要我都没卖他!”


  “……”


  “这样吧,看在合作了这么久的份上……六折!不能再少了!”


  霍兰德沉默。


  然后,他果断掏出钱袋,将桌上的纸袋拿了起来,“成交!”


 


  事后。


  王耀:(点钱)啧啧不愧是我弟弟坑起人来一点儿不手软啊。


  王京:过奖过奖,大哥才是……


  王耀:停。不过你卖的到底什么照片啊要价那么高?


  王京:(微笑)


  


  


  


Origin 起源


 


  “大哥的起源是我!”


  “……你到底想说什么?”


  “所以说大哥是我的思密达不接受反对意见!”


  “……”


  


  


  


Poison 毒药


 


  “哐当!”


  饭桌被掀翻在地。那些色香味俱全的菜式全部四散在了碎裂的盘子间。


  “谁……谁在厨房……”


  王耀颤抖着发出声音,昏去前的最后一秒视线内除了纷纷倒下的众人,还有正慢慢踱步进来的英国人。


  “看来实验失败了……”


  自言自语。


 


(……噗哈哈哈哈黑得过了……其实我很爱英sir但实在不知道这个该写什么了orz)


 


 


 


Queen 王后


 


  王耀愣愣地低头看着自己双手。


  “在想什么?”


  淡漠的声音响起,带着一贯的矜持优雅,王后用那双苍翠色的眼眸凝视自己的骑士。


  他的脸部表情极为平静自然,那眼中却仿佛酝酿着一场不知名的风暴,涌动着晦涩又无言的感情。


  王耀:……


  他……他就睡了个觉……


  这是个什么样设定的世界啊!


  中国先生表示他很崩溃。


 


 


 


Rabbit 兔子


  


  王耀戳了戳眼前的小家伙。


  作祟的手挠得对方痒痒的,它(他?)只好晃头甩开拒绝这种亲近。那长长的耳朵也跟着颤来颤去。


  “亲,”这只带绿帽(?)正中还一颗红星的兔子满脸严肃,“你思想很危险啊!”


  ……好……好萌……


  王·完全丧失抵抗力·耀,幸福地捂住了脸。


 


 


  


 


Sex 性


 


  拉灯。


 


 


 


Tongue 舌头


 


  王耀捂着自己的嘴。


  “怎么了?”


  弗朗西斯随口问道,得到对方含糊的回答:


  “舌头被咬了。”  “哦,谁咬的?”


  “……”


  好像没什么不对?


 


 


  


Unrest 骚动


  


  他来了。


  舞池里一阵骚动。


  他带着一个人走了。


  剩下的家伙又开始咬牙并期待下一次机会。


  


 


 


Vest 内衣


 


  雨下得很大,他们进屋的时候都湿透了。


  “怎么办?看样子你是回不去了。”王耀皱眉,犹豫着建议:“要不,你在我这儿凑活一夜?”


  任勇朝点头。


  “来,你先到里面的浴室洗个澡。”王耀找出自己的换洗衣物,递给了这个学弟,“我在外面就行。”


  任勇朝还是沉默。


  “……谢谢您。 ”


  王耀笑笑,“不必。”


 


  雨越来越大。


  但是在激动得翻滚半天的任勇朝看来,这天气是出奇的可爱。


 


 


 


Winner 获胜者


  


  “下面有请获胜者发表获奖感言!”


  “谢谢,谢谢大家。”


  “请问本田菊先生平日里在家也会练习绘画吗?说实在的完全不敢想象您是业余人士。人体比例以及肌肉刻画实在太赞了!”


  “啊……那可能是因为素材的原因啊吧。”


  “素材?”


  “对……我平日里有非常多的机会去……咳……和素材亲密接触。所以观察得比较仔细。”


 


 


 


X-ray X光


 


  黑发青年用签字笔低头记录着,边看拍出来的片边困惑地喃喃道:“奇怪……明明没有问题……为什么心脏会无缘无故疼起来呢?”


  “我知道。”


  “你知道?”王耀抬眼看向这个意大利人,更加不解。


  “因为……里面被一个人的影子塞满了啊。”费里西安诺笑得真诚又无辜,“医生,真的只有你能治好我的病了。”


 


 


 


Yawn 打呵欠


 


  当接二连三的呵欠声响起,阿尔弗雷德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昨天干嘛去了?”


  剩下四个人面面相觑。


  “呃……我们熬夜看奥运去了。”


  “感想?”


  “真特么浪费时间。”


  王耀黑着脸回答。


 


 


 


Zoom 使猛增


  


  “哇噢……是本hero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你长高了?”


  “经济持续稳定的增长所致。”王耀边走边整理自己的衣领,“你们是羡慕不来的。”


  “……”


  弹无虚发,中枪的人(国家)可有点儿多。


  阿尔弗雷德冷哼一声,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坏笑一下,眼神暧昧、耐人寻味,“身高长了,只是不知道别的地方是不是还那么……”


  意有所指。


  懂得了的人通通不自觉用看似隐晦实则赤裸裸的目光瞄向中国人身下……


  “要试试吗?”


  心平气和。


  这回轮到英雄先生哑口无言了。


  貌似,脸还有那么点儿红?